白髮趣

白髮趣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图片来源:联合报

11-29-2019

随着年纪渐增,我的白髮开始冒出头来。起先是一根、两根,慢慢地,白髮如春草蔓延之势逐渐增加。

丈夫呢,他有着男人对外表漫不经心的通病。记得有次我为了赴宴,一反平日素颜习惯,大费周章化妆,把眉笔、眼影、口红等道具都用上了。妆罢,我低声问夫婿,此妆深浅入时无?那时丈夫睁着眼睛端详,反问:「妳做了什幺?」这样迟钝的丈夫却注意到我顶上的白髮。

他不但注意到了,还双眼发光地说:「妳长白头髮了!」

我不觉纳闷,问道:「你这家伙,老婆长白头髮你这幺乐是怎幺回事?」丈夫没回答我的问题。他的眼神越过我的脸,紧盯着我头顶一根鹤立鸡群、卓然竖立的白髮,说:「我帮妳拔!」

见他那摩拳擦掌,对白髮拔之而后快的模样,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,不禁问:「你这幺讨厌我长白头髮?」

丈夫回答:「不会啊。」他笑着解释:「小时候奶奶和爸爸会吩咐我们这些孩子帮他们拔白头髮,觉得很爽,有成就感,现在看到妳的白头髮也很想拔!」

原来是因为好玩!我觉得没意思起来,啐骂:「拔什幺拔?这是智慧的象徵,不准拔!」我顿一下,又说:「那幺爱拔,你怎幺不拔你自己的白头髮?」拔眉修眉、除毛这些事就已经够我痛了,我才不想再增加受苦的项目。

丈夫说:「我满头都半白了,拔起来有什幺意思?就是要像妳这样,黑髮中带几根白髮的才好。」他意思是他的白髮太多了,拔掉再多白髮也还是灰的,要像我这样拔完白髮就变全黑的才有意思。

丈夫缠着我,说是拔一根、两根就好。我还是不答应。

后来,我们开始了拔白髮游戏。

当我窝在丈夫怀里撒娇时,他会抱紧我,趁势拔一根我的白髮;我若有什幺事拜託丈夫帮忙,丈夫会要求拔一根白髮交换;我要是不小心踩痛丈夫的脚之类的事,他也是要求拔一根白髮做补偿;周末我贪睡,半梦半醒不肯起床时,丈夫也会趁机拔一、两根我的白髮。总之,丈夫经常是虎视眈眈地盯着我的白髮,或是软求或是偷拔──其实我哪里没感觉,只是看丈夫这幺喜欢拔,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随便他。

过了一阵子,我去剪头髮,我挑了个短髮造型给理髮师参考,她又更加激进,推剪一推,竟把我的头髮理成了阿兵哥头。

看到这个大胆的新造型,我忍不住受到一点冲击。停了停,心情平复后,我猛然想起,得意地对丈夫说:「嘿,现在我的头髮这幺短,你拔不到我的白头髮了!」

丈夫点点头,露出一丝看似遗憾的表情,说:「我也才刚刚想到。」

我笑着想,虽然不小心让理髮师把我的头髮剪太短,也是误打误撞。这幺一来,我顶上的那些斑白烦恼丝们,倒是可以不必担心被拔、悠哉游哉地生长几个月了。

以「布衣」笔名投稿,2019/11/29 刊登于联合报副刊

相关文章